好想去夕阳之国啊。

 

失去的世界

       那个晚上,我一如既往地坐在桌前应对沉闷的功课。窗外下着大雪,老旧壁炉里柴火静静地燃烧,有股温暖的味道。

       父亲和母亲并不在这里,大概在楼上已经睡着了吧。也幸好他们没看到我这幅吊儿郎当的模样。我撑着头瞪着纸面,一不小心咬掉了铅笔头的橡皮。

       对于发明了功课和对错的世界我抱有一个中学生应有的愤怒。所有的中学生都和我一样被深深锁在世界里。窗外的星星也被大雪锁住了。如果没有屋顶,我大概可以长得更高吧。

       我扔开笔,想起身去找点吃的,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腿动不了了。

       一开始以为是被凳子腿绊住了或是腿麻了,可是无论怎么用劲都动不了。在好奇和不耐烦中,膝盖以下的知觉消失了。

       这一刻才真正感受到惊恐,我粗暴地推开挡住视线的桌子,桌子在地毯上翻倒,纸张乱飞。下一秒,我看见自己的小腿变成了奇怪的颜色:一片黑暗,但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闪烁,并且缓慢移动、扭曲着。

       看起来就像变了形的宇宙,这片黑暗还在慢慢延伸着。

      “喂!”我听到有人说话,嗓音十分动听,很像最近沉迷的游戏中的角色。

      我没回答,那个声音更大声地叫了起来,“喂! 你听见了吧!”

     “小声一点,你要把我父母吵醒了!”不知道为什么恐惧消散了,反而开始紧张起别的事情。大概现在的中学生潜意识觉得能对话的东西都算不上危险吧。还是熟悉的声音。

     “那种事情无所谓。我现在只想问你,要不要跟我们走?” 那个声音又说。

     我环顾四周,并没有找到什么发声源,姑且认为是我奇怪的腿在说话好了。

     “什么叫跟你们走?”

     “就是现在,立即跟我们走啊。”

     “别开玩笑了!” 我有点生气,纯粹是因为对方这种无理取闹的说话方式,“我连要去哪里都不知道。”

     “可是,世界上这么多人都不知道要去哪里不是一样在往前走吗?跟着自己的腿走,不是很平常吗?”

     “你是在拿我寻开心吗?”我瞪着我的小腿。

     “总之,我们不会告诉你去哪里,但是想让你跟我们走。”

     “我为什么就要跟你们走?我不答应!”

     “是因为你很喜欢现在的世界吗?很快乐吗?”

      喜欢现在的世界?这算什么问题……我并不是因为喜欢才活着的。大概跟很多中学生一样,即使每一天并不能感觉到快乐还是乖乖活着。

同样的事情,只有在回忆才里才能感受到快乐,就像乏味的面包终于涂上了奶酪。为了谁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到的奶酪,大家都努力活着。我想         大人应该也一样吧。或许有一天回忆起讨厌的功课我会忍不住微笑——即使现在的我认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跟你们走有奶酪吃吗?”我忍不住问。

      “有哦,连羚羊奶酪、袋鼠奶酪都有。”

      什么啊,我忍不住被逗笑了。

      “和我们走吧!在所有的世界里,你都接受了邀请,现在这是最后一个世界了,不答应可不行哦。”

      什么?原来我生活在最后一个世界里吗?

      雪在窗外噗簌簌地下着,这样的声音带来一片空旷,似乎世界上除了这间屋子就什么都没有了。似乎世界的终点就是我所在的凳子。而我的小腿已经非我意愿地迈进了一个新的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嗓子变得干渴了。我想起了父亲珍藏的酒架,就在他的书房里。

      有一次我故意打碎了一瓶葡萄酒,想看看比起酒,他会不会更在意我受没受伤。结果我被父亲用球棍揍了一顿。膝盖不小心压到了地上的碎片变得鲜血淋漓,那时混着血的葡萄酒想飘进了此时此刻我的鼻子里。那好像不是小孩子能体会的香气。

      “在走之前,能让我喝一点酒吗?”我问。

      “可是我们那里并不缺酒哦。”

      “不是这里的酒不行,父亲的酒我连偷喝都没成功过。我要喝书房酒架上的酒。”

      “是这样吗?好吧,我明白了。”

      于是我看着我宇宙一样的小腿像烟一样飘走,几分钟以后又带着一瓶酒飘了回来。小腿也回到了我身上。

       我拔掉塞子,感到更加干渴了。但我并没有喝,而是一整瓶地倒在了双腿上,然后迅速弯腰捡了一根柴火扔到被酒浸透的腿上。

       拾柴的手被烧焦了,比起那个,双腿似乎更加惨烈一些,痛快地燃烧着。

       我听到那个声音的惨叫,但是仔细一听又觉得是我自己在惨叫。

       我倒在地毯上,柔软的触感让我想起父亲一言不发为我包扎膝盖的场景,被玻璃碎片扎伤的膝盖。我以前竟然不记得还有这样的事。

       意识到的那一刻,火焰停止了,我的小腿正常地连接在我身上,是人类才有的颜色和触感。地毯被烧着的地方也好,空酒瓶也好,都不见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有手掌的剧痛提醒我这不是幻觉。

       窗外的雪已经停了,但是仍然看不到星星。因为太阳已经升起了。

       楼上传来父母起床的声音。

       我用人类的膝盖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怎么也停不下。


       2015.8.13


       坐在博物馆里吃东西,写于手机。



评论(1)
热度(17)
Top

© 虽然夕阳照耀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