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黑狗。
我想去夕阳之国。

 

       

 

 

       Sans signification                                                                                                         

 

 

 

 

       早上和Brice一起去超市买东西,路上提着袋子气喘吁吁,他问我圣诞节打算干什么。我说出去看看圣诞集市吧……然后问你呢。Brcie一脸神往地笑了,说我当然是回家啦,回家吃整整两个月的好东西,你不知道我爸妈有多喜欢做菜,哈哈哈哈……
       我也跟着哈哈哈哈。他又说圣诞节这种节日一个人太凄凉了,要你有空不如跟我过去吃几顿饭吧,反正我的朋友都要去的。我愣了一下,说我再想想吧,毕竟圣诞节应该是家庭自己的聚餐时间。他点点头说,通常来说…也是。
       一路上阳光明媚,一地碎金,轻轻涮洗着深深浅浅的树影。 

      合家聚餐的节日,与其说是不吸引我,不如说是我比较缺乏这种感念。
      出来以后偶尔会考虑到,为什么大家在远方都会想家呢?因为所出生所生活的那个地方,充满了和自己之间的羁绊,沉沉地悬于一线。记忆里最宝贵部分都在那里,含着那些睡得最安稳的夜晚里香甜的吐息,被褥间最熟悉的暖味,闭着眼睛也可以描绘的一砖一瓦,甚至是每天不厌其烦描摹地上学放学路……家,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词吧。不过于我倒是稀疏平淡的。
      初中的时候姐姐说我是一条没有缆绳和锚的船,喜欢哪就往哪漂,通常都留不下来。
      说的也是……之所以会在成都待那么久,不过是没机会离开罢了。
      家对我来说就像床,换张床垫换个位置照样睡,哪的床不是床。小时候对家是深刻的厌恶和惧怕,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只剩下淡漠。其实我还是蛮喜欢自己的房间的,还有那些窗沿下绿油油的野草,脚下冰凉的深色木地板…当我想起这些陈设的时候,与其说是无人的场景,不如说是不带一丝人气。窗帘轻轻扬起,一线光晕,甚至没有我自己在那里。就是这样寂静冷清无比气息。
      我有努力回忆过跟爸爸在那里生活的片段,却发现是一片空白。跟妈妈差不多也是……那些不好的记忆除外。
      我喜欢清冷的地方,跟喜欢温暖的地方一样。
      缺乏归宿感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偶尔也这么觉得。

      但心里还是会有牵绊的。重要的朋友能让我摆脱失重的感觉,虽然有时候会觉得过于沉重,但是脚踏实地的感觉真不错。


      两年前看《下妻物语》的时候里面有首插曲,有几句歌词,大概是这样:“笑和哭是一个感觉,谎言和真实也是一个感觉。” 
      每周总会有一个可以睡懒觉的日子,被阳光晒到双眼,睁开,一片耀眼的橘黄色。真茫然啊,也真幸福,但是好像不是幸福到茫然的感觉。没有人来打扰的话,我可以一直这样恍惚下去。以前大概是有人来阻止我恍惚的,现在没有了。 
      早晨上课是一路狂奔,和一些被父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学生擦肩而过,听到身后传来响亮的吻脸颊的声音。有太阳的时候能看到他们密密的睫毛一眨一眨变成金黄色,没有太阳的时候可以看到灰色的天空下小女孩红色的帽子一点点跳动。 晨练的人呼着白气向前跑去。
      中午提着便当盒子去食堂蹑手蹑脚地用微波炉,各色头发的人群端着盘子鱼贯而过。有点不知道怎样面对成群结队的同学,装作一直在看手机,其实只是全神贯注任由耳机里响亮的乐声左耳进右耳出。抱着饭盒出门找个角落吃饭,地上是金黄色的落叶或是未融的雪,午后特有的清澄明净安静地降临。
      傍晚的城市里,节日气息已经十分浓厚。人们用比我快两倍的速度不停走过,总是能看到帽檐下飞扬的一两缕浅色头发。 如果不挡道的话,其实我还挺喜欢站在墙角看看屋檐街角。
      晚上会待在厨房,经常不知不觉就趴在桌子上睡着,手里的笔叮的一声落到脚边。窗外,有时会安静地飘着雨或者下起雪。
      阳光很好的时候,会揣着硬面包去河边喂喂野鸭子。冷得抖抖索索地一块一块试着用不同的姿势扔进水里,看它们开心地哄抢。左手边是桥的阴影,桥上的人影依然来去匆匆,目不斜视,不作停留。鸭子的声音很热闹,只是稍走两步,被风一搅,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桥那边有一片很高很美的树林,走过去看到大树蓝色的影子的把满是落叶的地面割成一条一条,风一吹,干枯的树叶沙沙响起,蝴蝶一样振翅欲飞。将要落下的太阳,那种不顾一切的灿烂让我很兴奋。“你看……!”裹了裹自己的围巾,我脱口而出,然后愣住。自己也不知道是想要给谁看,给谁说。林子里面有人轻轻说话的声音,越走越远。天空很快暗下去,树林的颜色被夺走了,冷风涨潮一样淹没了这座城市。
      顺着一条上坡路慢慢走回家,在风里面东摇西摆,拼命裹紧了大衣。 偶尔被没看清的路障绊一跤,揉揉冰凉的膝盖站起来。将暗未暗时,总有很多的乌鸦,顺着天空像一大团漩涡一样,在冰冷的气流里潇洒地盘旋,或者忽地一下散开,碎絮一样一层层飘飞,铺得漫天都是。
      第一天也是,第二天或许不是,但是第三天就会是。然后第四天、第五天也是。

     大概终于有点明白了,对于一个没有家的人来说,世界的哪个角落都差不多。 
     其实我应该给自己现在的生活用一个以“终于”开头的句子来下定义,“终于,第一次过上了自由的日子”或者“终于,第一次感觉到非常幸福”。我也拿不准那算不算某种幸福。与其说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如说我只是隐约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而已。 我在轻飘飘的日子里,为此感到麻木又惊讶。孤独或者快乐就是互相转个身而已。
     生活原来可以如此空旷,好像被格式化了一样。
     我终于找到了不需要人物点缀的场景。 

     

 

      2013/12/2  Edie

 

 

 

 

评论(1)
热度(2)
Top

© 虽然夕阳照耀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