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去夕阳之国啊。

 
“两国交战记”。蘑菇上血流成河,草木皆兵,兔学者失语,坐壁而上观
“婚礼”。幻想中俄罗斯套娃与兔子结婚的盛大场面。……我喜欢那个兔神父
“The research of earth”。学海无涯的兔学者正在一边观察地球一边写论文。不要怀疑,那个吊灯就是太阳,旁边的就是宇宙树。请注意从地球上飞出的小小火箭——神州7号——不要让它戳到你的眼睛。
“KING-ROOSTER出巡记”。也做“罗斯特国王”或者“公鸡国王”。鸡蛋们撑起红地毯,士兵们聊足了劲吹小号,好一个盛大的出巡仪式!当然,各位可根据个人爱好把无脸的鸡群众理解为愚民政策,把压迫鸡蛋类比为压迫青少年
“The kitchen”。也叫“乱七八糟的厨房”……中间刮鱼的兔子大概是主厨吧。那么牛气冲天的奶牛一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厨。狮子很贤惠,狗儿很悠闲,鹿子和憨厚,这仨应该是副手。个人最喜欢作为背景的猫咪流水线,瞧那盘子洗的多勤啊
“journey”。小女孩勇往直前的旅程,候鸟大叔郁卒汗颜。飞过群山包裹的梦境,飞过森林流淌的幻影,一直飞到永远不被埋葬的星星。
“孔明兔,死而后已。”……其实我更喜欢叫他兔诸葛。你可以把它看做兔学者的穿越版,顺带连那个夜莺也穿越了……看看这些层层叠叠摇摇欲坠的文件和卷轴,还有将冷未用的晚饭,我深刻的觉得他主子死了也不会放过他——如此优秀的极品劳动力。
“Winter under the tree”。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
“平安夜之前的许多个晚上”。你明白吗?光鲜的圣诞那老人其实很辛苦。他的房间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回收工厂,每一晚他都要辛辛苦苦地把他们修好。看看那个鹿子形状的灯,听说开关是肚脐,调颜色和明暗是两只角,脖子可以自由伸缩扭曲,电线就是尾巴。以后碰见圣诞老头子我一定叫他给我做一个。
“BODEGA 酒窖”。手握烛台的女孩悄悄走进屯满灰尘和酒香的地窖,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些容易被惊醒的梦,为远道而来的旅人取一杯酿好的暖意,换一个风尘仆仆的传奇。

好几年前我还在高二的时候的图。文字也是那时候写的。

仍然是至今看了会开心又会沮丧的图。

开心是因为能够感受到曾经画下它们的心情,沮丧是因为几年都没办法回到那时的状态。当我长大,我好像真的没办法再画出这样的东西了。

 

所以仍然是最喜欢的画。也是自认为……目前没法回去也没法超越的状态呢。

还有一些因为数量限制没发上来。下次再更吧。

 

 

 

 

 

评论
热度(2)
Top

© 虽然夕阳照耀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