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去夕阳之国啊。

 

脑洞备份(二)短篇故事合集



继续备份故事梗概。
内含普通小说和耽美走向的....产物



一.

博物馆的电影展区,有一头巨大的怪兽被关在橱窗里,会动,甚至会叫。当然,这是电动的。
不过只是人们这样以为而已。实际上这部关于怪兽的电影的原作是作者看到了真正的怪兽写出来的,不过作者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是不是看到了真正的怪兽。
意外的是博物馆的人们幸运地得到了这么一头,当时它被一个收藏家连着“整个电子控制设备”一起卖给了博物馆。然后这头脾气特别好的怪兽就每天装作一个会动的模型那样尽职地演戏。其实他还挺喜欢这个工作的。

直到被一个偷偷潜入的人发现为止。

他俩一不小心成为了朋友。

【短篇小说形式】



二.
小男孩奥利弗十岁,有一只猫,一条狗,当然也有爸爸和妈妈,甚至还有个姐姐。

有一天他误会自己得了某种不可治愈的病,很快就要死了。

于是他用了一整天悄悄地跟世界告别,跟爸爸妈妈姐姐,还有猫和狗。可是谁都没有明白他是在告别。

奥利弗决定像个英雄那样壮烈又寂静地死去。所以他好几次忍不住要说出“我就要死了”,但是在关键时刻都忍住了。

他想象着第二天大家发现自己死去时悲痛欲绝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伤感起来,但是他忍住没哭,眼泪要留到最后一刻。奥利弗第一次觉得自己很酷,甚至有点“深沉”(这个词是爸爸的书里说的)。

晚上九点他像平时一样上床,并且第一次没在妈妈的催促下勇敢地关上灯,一个人静对黑暗。

“我一定马上就要死了。”他静静地想,试图流一点无声的眼泪,不过没有成功。那以后他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七点,奥利弗又醒了。窗外的阳光斜斜照进来,狗在楼下叫。姐姐又开始跟妈妈吵嘴。

他当然没死。

等一下就能下楼吃煎蛋了,这一点很好。但是某种巨大的委屈感袭击了他的心。
(没有人发现他要死了,他没死,他的庄严是个玩笑,命运如此神秘,长大...此处手法必须含蓄。)

奥利弗开始哭起来,并且紧接着开始嚎啕大哭。

妈妈跑进房间里来,“你怎么啦?”亲了他的额头一下让他乖一点,并催促他换下睡衣。

奥利弗没有回答,只是哭。

一直哭。

【绘本形式……所以语言要重复提炼很多次直到最简为止。唉好麻烦啊。】


三.
一个绿豆大的皇城校尉和芝麻大的户部给事中的故事。

有一天绿豆在皇城南门捡到了芝麻的出入腰牌。
实际上这不是第一次了,那以前他经常捡到芝麻的各种折子什么的。

芝麻是个迷糊官,当年的二甲进士。不太显眼,看上去很内向。
绿豆还给他腰牌的时候两人认识了。变成了对方第一个非同事的朋友。

“常大人你的折子又被卑职捡到了...”
“许校尉,这是上面分发下来的酸梅汤,下官带给你解解暑气……诶?罐子呢?不见了?”
“……常大人这个罐子是我刚才城门捡到的……多谢大人厚爱。”

一起喝喝酒什么的。

还一起被卷进了大大的政治风波(皇子谋反、清君侧)什么的,不过基本都是大人物,没他们什么事。

不过芝麻被恩师连累所以还是躺枪了。被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当芝麻。

芝麻骑着个骡子扛着书出城了。绿豆快马加鞭去拦下了他,又喝了一次酒。

绿豆和芝麻第一次发现自己有点舍不得对方。一切尽在不言中。

“要不我去常兄你那做个县衙好了,听说那边酒不错。”
“许兄你还是留在京城吧,时不时还能托人帮我捎点栗子糕,我也能时不时让人给你捎点酒和葡萄。”

“只可惜捡不到常大人的折子了。”

三月故人柳,小寒天儿,将绿未绿。

【中篇小说形式】


四.
在商场排队的时候,暴躁的我被一个小孩子死死咬住了手肘。怎么也不肯放开。
我只好和他们一起生活。
直到这个孩子最终因为虚弱死去。

(略超现实走向 ——“我”终于有了家人。)
这个孩子为什么要那样咬住我的手肘呢。此时此刻我觉得,大概是我身上累积的孤独散发出的气味吸引了他吧。

【短篇小说形式。致敬乙一和卡尔维诺。】



五.
第一人称。

甲子喜欢喝酒。性情直爽,略老大粗(就算能察觉的事情偶尔也会主动回避,没错,具有温柔渣攻气质)……武功一般,背景一般,某某派入堂弟子(实际上根本是朝廷情报员,背景深厚。唯一可怕的是,这个人其实很单纯,因此除了真实的身份和暗器手段,其余一切真实习惯、面容、性格全部坦荡示人)。

乙不动声色,邪派背景,看上去比谁都像正人君子。容貌清丽,常被误认为女子。武功深不可测,其实挺怕寂寞,个性略像老头子。嗜酒。不喜说话,也常被误以为是哑巴。

甲子执行任务与乙相遇,同路一阵,一直以为乙是女子,颇多照顾,略有动心。
乙觉得甲子有趣,只是笑笑,照单全收。
一路上有惊有险,见招拆招。相携饮酒,观星纵月,击节长歌。甲子觉得再也遇不到这么心意相通的女子了。唯一的缺点也就是哑了。

直到真相大白……

“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女子,”乙淡淡地说,晨光中轮廓分明的侧影,“你也并不是真的没察觉到,甲子兄。男女法相,又真的有什么区别么?”

甲子不得不承认即使乙是男子也让他动心了。
不过同时真相大白的还有双方立场问题。
甲子不想承认他内心觉得被背叛了。

“所以你一直跟着我……”
“无论你信不信,我只是觉得有趣而一时兴起罢了。”
“我不会相信。”
“甲子兄,无论江湖对我如何,我也不会容忍朝廷之手将他瓦解。”
“他们都是你的敌人。”
“你错了,”乙落寞地笑笑,“他们都是我的家人。”江湖是我唯一的归处。

“你这是何苦?”
“苦不苦,并不是别人说了算,”乙仰头,缓缓对嘴倒空一只酒壶,“有些人并不是为了活着才活着,而是为了燃烧,”他随手把酒壶抛过去,一笑,“比如我。”这一刻,一向笑得浅淡的眉眼第一次染上浓墨重彩,一袭白衣却仿佛鲜衣如火,烈烈燃烧,杀气腾腾。“有你做柴薪,我很欢喜。”
甲子接过酒壶,窗口处乙的身影已经不再。

其后随着剧情大战三百回合,甲子亲手把剑捅进乙的胸口。

路人X:“他那样的人,战无不胜,唯一能输的,也就是一个情字。”

甲子捧着酒壶出神,“他的情,系的是江湖。”
路人X看了看他,吞下了反驳的话。

【……好吧……这是耽美文形式……】


六. (昭帝异闻录番外)

(昭帝异闻录就是以童年和少年期汉昭帝为原型的系列志怪故事,讲孤独又危机重重的小皇帝怎么在一个看上去很不靠谱的道士(常浊)的陪伴和保护下长大成人,并在面临最大的危机时被道士救走归隐江湖的故事。不直接写汉昭帝是因为考证历史太麻烦了。)

(……但是昭帝异闻录仍然是一个坑……我错了。)


常浊和霍不群的故事。那是发生在昭帝之前三百年的事。

两个少年在屋顶上喝酒成为了朋友。看着潇洒其实软弱的道士,和冷面心热却寡言少语的少年将军。

不管什么样的误会,卷入什么样的风波,少年将军都像条忠诚的狗一样维护着还是小孩子的皇帝,并且为了这个国家不停牺牲着。
守护这个国家是他唯一的愿望,尽管他没有说出口过。

但是常浊比谁都清楚。
少年将军最终没有机会变成中年将军,或是他俩喝酒的时候经常开玩笑说的江湖大侠。

他变成了坟头一把青青草。

常浊把酒浇在碑前,“你这个大傻瓜,王权所向不过一个家族宗室而已,有什么值得你拼命的?……我一直不懂。”
既然不懂,我就替你一直看着这个家族,这个国家吧。
看看他们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几十年,几百年。一直注视,直到我能明白为止。

(是的我相信一定都看出霍不群原型是谁了……)

【……短篇小说形式?】




其他大一点的脑洞再单独开日志好了。

欢迎留言或者找我玩噢ˊ_>ˋ
(这个人终于肯承认自己撒比西了.....







评论(12)
热度(11)
Top

© 虽然夕阳照耀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