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黑狗。
我想去夕阳之国。

 

无可说



三月,我烧一壶茶,脚边三个杯子,在天边等你。

春天已尽,夏日大雨瓢泼。我抖一抖湿透的衣领,滴下三两个蜻蜓,一串野蛙。你来还是不来?

鹿群跑过雪山大地,我的背脊留下一串蹄印。蹄印里飘来遥远的钟声,日落降临在鸽翅尖。我坐在被树根埋葬的墓碑上,舀一勺森林,又借一角星空。壶里的七里香开得正好。日子光着身子倒退着走过。我还剩两只杯子。

你来还是不来?

九月,我抓着葡萄枝问你的名字,它结出一个空的故事。我把头伸出尽头的窗户,窗户外是另一扇窗户。

十月,我划开浓雾,在地极等你。生不起火,就靠近无神的月亮。
我从十二月的大雪里挖出教堂尖顶,橘子跟炉火。我没有喝,壶却空了。钻进去一冬好觉。醒后只剩一个杯子。

一月留下一截衣袖,变成大海。东风赤脚,远远的,浮起一汪洋的风筝。

欲雨还晴。

我又在三月里煮好一壶新茶,一坡杏花。

你来还是不来?




评论(4)
热度(11)
Top

© 虽然夕阳照耀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