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黑狗。
我想去夕阳之国。

 

我和“我”


在母亲和大家的目光中,“我”诞生了。

我很彷徨地问,那我呢?
没有人关心。“我”也不关心。

我发现“我”很好用。交朋友的时候,画画的时候,写东西的时候。
一直假想着“我”,让我也很有快感。

啊啊,“我”才是常理下该存在的那个人,我不过是一个不小心造成的错误。

就算我根本跟不上“我”,那又怎么样呢。

道歉就好了。
只要道歉就好了吧。对所有人和“我”道歉。
只要道歉,就可以让大家明白,我不是我,“我”才是我。请你们闭上眼睛装作我不存在,接纳“我”吧。

如果有什么让人失望和痛苦的地方,那一定,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都是我的错。

“我”和别人一起,甚至先别人一步,鞭打我,撕裂我的伤口,嘲笑我,虐待我,肢解我,把我放进搅拌机里面弄成一滩烂泥,倒在柏油马路的缝隙里。

变成液体的我和拍拍双手扔掉搅拌机的“我”一起对着朋友开心地宣告,现在的“我”是真正我了!

我自己终于不再是一个多余的人了。让我坦坦荡荡地站在世界上吧!

你在说什么啊?他人说。

他看着地上缝隙里的我。你不是一滩烂泥吗?什么坦坦荡荡站在世界上?

不,“我”在那里啊!就是你面前啊!

但是“我”像轻烟一样消失了。直到最后一刻他还是那么闪闪发亮,让我失去理智地嫉妒。

“我”根本就不存在。

一滩烂泥陷在裂缝里,微弱地发出惨叫。

过了一百天,路过的兔子留下一把铲子。

你首先要把自己挖出来,不然谁会看到你呢。

一边自我催眠一样默念着“我就是我、我就是我”,从烂泥爬出来,把自己整理成人形。

比弗兰肯斯坦那种尸体拼接而成的东西还要破碎、丑陋、恶心。

但是除了这个我,我什么也不是。
什么也没有。




评论
热度(13)
  1. 一周不下楼先生虽然夕阳照耀归途 转载了此文字
    悲伤。
Top

© 虽然夕阳照耀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