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黑狗。
我想去夕阳之国。

 

再见

锤子:


现在情绪稍微平复一点,学校的东西也忙完了,可以稍微写点东西了。我有很多想和你说的话,但是零零碎碎的不知道从哪里写起。

如果还有机会,我想和你说很多很多遍对不起,还有谢谢。你大概比起对不起更愿意听谢谢吧。

真的很感谢你。

从最开始算起,现在已经认识五年多了。虽然中间疏远过一段时间,也惹过你生气,伤害过你,但是作为我曾经还对一切抱有热情的时期留下来的极少数朋友之一,我由衷地感谢你成为我的朋友。尤其是这一年。

我这个人,不擅长交际,ky,自我到极点,很能作。就像尼奥说的那样,我大概把朋友们都吓跑了。尤其出国以后,和国内的大家生活完全分道扬镳,大多相对无言。虽说我嘴上吹鼓着无家的自由、漂泊异乡的无牵无挂,但是晚上一个人回到小小的屋子,始终是会觉得冷的。

只是,在我觉得即使自己立即消失也不会产生一个泡沫的时候,却得到过作为人渣不相匹配的好运。我的QQ列表上,有那么三四个窗口,即使因为时差的缘故经常无法对话,但是留言基本能得到回应。

其中一个就是你。

你一定不知道,你那个丧丧的头像对我来说是寒夜一盏灯。

真难过,没有办法亲口告诉你了。你在最后的信里面写了,其实希望听到大家说喜欢你。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直到今天哭到流不出眼泪为止,我才知道我比我以为的更喜欢你。

一直到你离开,我才意识到你对我的重要性数倍于我的意料。

真可惜啊,我甚至到最后才知道你真实的名字。

虽然我有听过很多你发的翻唱,但是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也不可能去唱k。

不过要是你还在,我大概还是没法亲口告诉你这些话。

我真的很后悔。


这一年你真的陪我说了很多话,虽然大部分都不是关于我们自身,而是关于同好事物的。聊得最多的就是es了吧。

实际上你是我唯一一个可以聊es的朋友。你不在,我大概明年就出坑了。结果你说要抽的茶娘创没来得及抽,流星返礼祭也没来得及刷。看着你的最后登录时间我会很难受。

啊,不过你之前说想送我的英智和涉的团子我会自己入一个。


昨天晚上最后跟你对话,还是在说自己的事情。我真的很ky。你跟我说困了要去休息是不是道别呢?

我甚至忘了说明天见。再也没机会说了。


其实写这些,我觉得自己挺厚脸皮了。我根本算不上你的好朋友。我们对话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地避开一些核心话题,一定是因为我太ky所以我们会聊不下去。你大概也会像尼奥一样,觉得“负面的事情聊多了也不会有任何意义”。这一点你们很像。即使有时候你会透露一些你状态糟糕的信息,也是调侃和吐槽着说出来。如果你真的有对我发出过求救信息之类的,我还真的全都错过了。啊,其实我不好意思这么去想。在你的角度,我还没有可靠到可以倾诉的地步。

有过那么多时间,我都没有好好听你讲话。即使如此,你还是容忍了我的话痨,耐心地给我推番,和我唠嗑,还帮我翻译日语歌词。

真的非常对不起。

要是我能多察觉到一些事情就好了,要是能传达我的痛惜就好了。

要是我能更珍惜你的就好了。


你明明画画也好,写文也好,手作也好,都很有才能。有那么多人喜欢你,记得你。而且还有一只全身心依赖你的钱多。

另一把锤子说,觉得该离开的人不该是你,应该是她。还真是浪费。你们都是那么有价值那么好的人。应该消失的是我这种人才对,连对生存的动力和死亡的恐惧都麻木了的人渣,活着也是在不停地伤害别人和自己。你明明字里行间都在诉说想活下去的。我要是能代替你就好了。现在说这种话也没用吧,充满了亵渎。对于生存的痛苦什么的,我感受不及你千分之一。

今天,因为你的离开,我意识到了自己好像既没有生的资格也没有去死的资格。你已经非常努力了。没有经过好好努力就到来的放弃,对你做出过的努力是一种巨大的冒犯。


除了道歉和感谢,说说另外的话吧。

你还记不记得你写的那个午夜鲸鱼的诗?以前我说想画出来看看,后来画了几张坑掉了。真的很抱歉。好像只能一直说抱歉了……我真的很喜欢那篇。我不敢约定什么,不过要是我能收拾好自己糟糕的状态,会把它画完。

我还是会经常去给你留言。请原谅我的话痨。冬天的夜晚实在是太冷了。


对不起。谢谢。我很喜欢你。


希望你下一次睁开眼睛变成日月深处的鲸鱼,或者一个超级池面,或者金色的蝴蝶。

晚安。





评论(2)
热度(8)
Top

© 虽然夕阳照耀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